「生产力4.0方案」关键成功要素在于「磨合共创」

【科技产业资讯室/2015.10.21/ David 】
攸关我国未来十年乃至三十年的「生产力4.0方案」正式启动了。
 
先前报导见【对「生产力4.0计画」提升台湾产业竞争力之建议】、【我国生产力4.0启动 九年砸360亿】、【生产力4.0推动目标与主轴策略分析】、【积极推动”生产力4.0发展方案”,打造下世代智慧台湾基盘】、【推动生产力4.0 翻转台湾产业的顺风车】、【行政院”生产力4.0”策略会议重点观察(上)】、【行政院”生产力4.0”策略会议重点观察(下)】、【毛揆:生产4.0发展方案 促进产业创新转型】、【再论生产力4.0方案之OKR目标管理与KPI设定】、【我国生产力4.0 政院投入450亿】、【从TAIROS大展来看台湾”生产力4.0”引领未来十年产业发展】等。

 
图一、工业4.0
analysis_11690_20151021.GIF
 
平心而论,对比于台湾其他大型方案推动,「生产力4.0方案」整体方案还是不错的,包括目标是十年内可让一个人领两份薪水、完成三份工作。十年期计画上路初期,将优先在工具机、3C、医疗、农业等七领域,导入物联网、智慧机器人及大数据。也包括具体行动措施,涵盖一、优化领航产业智慧供应链生态系统、二、催生新创事业、三、促进产品与服务国产化、四、掌握关键技术自主能力、五、培育实务人才、六、挹注产业政策工具等。
 
在此「生产力4.0方案」推动之初(自2015年10月开始),我们还是需要针对未来「生产力4.0方案」如何具体落实再一次讨论。
 
近日,工业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台湾大学特聘教授张所鋐,也在经济日报名家观点提出观点,内容值得进一步参考。在张所鋐教授文章中,他次提到台湾自行车产业A-Team的标竿学习(Benchmarking),并指出[1]:
 
我国政府所提生产力4.0方案,以新思维建构五大策略,包括链结先进工业国家、健全产业发展环境、催生出产业跨域服务团、发展产业创新营运模式与促进产业典范转移,基于上述策略,成立生产力4.0跨域专家团,再针对重点产业筹组具「整合力」之跨域服务团,锁定具备IT及自动化基础之中坚企业,建置具「创新力」之示范场域(Demo Sites),学习A-Team精神促成生产力4.0供应链体系,进而带动中小企业逐步升级转型。
 
每个国家国情、文化与产业特性均有所不同,台湾不同于德国更不像中国大陆。因此,推动”工业4.0”的策略与方法也将有所不同。台湾将台湾版”工业4.0”取名为”生产力4.0”也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关于自行车产业A-Team的关键要素分析,建议读者参考东海大学刘仁杰教授在2008年所编着出版之「共创-建构台湾产业竞争力的新模式」一书[2]与「磨合共创型协力网络的实践与理论: 台湾自行车A-Team的个案研究」一文[3]。
 
刘仁杰教授将「磨合共创」定义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组织,透过直接绵密沟通的互动方式,共同创造与常识不一样的结构系统或子系统」。刘仁杰教授从台湾自行车A-Team的个案研究验证了这个观点,并提出台湾未来可採用「磨合共创型协力网路」取代先前电脑与笔电产业成功之「模组共生型协力网路」。
 
基于此,我们提出「生产力4.0方案」的关键成功要素在于「磨合共创」。「磨合共创」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组织与制度设计问题,因此如果没有打造一「磨合共创」产业环境与氛围,「生产力4.0方案」的执行成果可能会大折扣。
 
首先为何”生产力4.0”或”工业4.0”需要「磨合共创」,答案也很简单,我们在先前多篇文章已多次讨论”工业4.0”的关键在于整合,并且是以「提升顾客价值的方向整合」。
 
磨合就是《郭语录》中「集合、整合、融合」之过程。共创就是共同创新与创造顾客价值。换言之,建立一「磨合共创型协力网路」成为关键。具体建议如下:
1. 台湾产业界间之”生产力4.0”联盟是关键,如何让这些联盟採用「磨合共创型协力网路」也是关键。不仅仅是技术开发题目,更是联盟型组织之设计问题。
2. 台湾研究机构间之”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工研院如何和资策会合作,资策会如何和精密机械中心合作,工研院如何和金属中心合作等都是关键。而且是真的合作,不是口头上合作,肚子里是竞争(也要同时合作与竞合)。
3. 台湾学术单位间之”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这属于科技部范畴。
4. 台湾产业-学术-研究机构等多边间的”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
5. 台湾产业-学术-研究机构-政府等多边间的”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
6. 台湾产业-学术-研究机构-政府-人民等多边间的”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
7. 台湾产业-学术-研究机构-政府-人民与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间的”生产力4.0”联盟也是关键。
 
总而言之,就是要合作,磨合共创。当然,合作与整合说起来简单,执行上,我们也需要有耐心,一步一脚印的进行,建议读者再次浏览【从集合、整合、融合看工业4.0发展道路图】一文,包括:
  • 产业的融合(或技术领域的融合)和组织融合所将面对的挑战是相近的,都需要建立正确心态。如同我们在【加值岛-谈资源的整合与创新】一文所提,包括需建立开放心态与以跨越边界与牺牲自己两个方法进行整合。
  • 建立开放的心态,即打开自己的大门(包括有形与无形),唯有先打开大门,整合的可能性方才存在。换言之,整合工作的前提是”外在动作”与”内在心态”上的开放,让外界资讯可以进来,让内部想法也可向外阐述。
  • 两个方法:跨越边界与牺牲自己,其中跨越边界就是”超出”自行原本习惯的领域,或是”做出”原本分内的工作。简而言之,就是”有热情”,负面一点说法就是”多管闲事”。
  • 若以原本阴阳两半圆(黑白)角度论,跨越边界就是在原本白色半圆之上,”凸出”另外半个白色半圆。牺牲自己即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成功不必在我,亦即以完整团队或是整合后的”完整圆”为目标,进而愿意牺牲短时间的个体利益。
  • 若以阴阳整合论,即是白色部分退一步,让出半圆空间改黑色领域。此两个整合方法,一进一退,一主动一被动,一获利一损失,将原本两个半圆蜕变成一个动态(整合与调和后)的阴阳。
「生产力4.0方案」的关键成功要素在于「磨合共创」,「磨合共创」包括「组织融合」与「产业技术融合」。上述整合融合心法,供有兴趣想打造「世界级工业4.0解决方案(Industry 4.0 Solutions)」之台湾产官学研界参考。(2050字)
 
 
参考资料:
1. 张所鋐:推动生产力4.0 进军国际舞台, http://udn.com/news/story/7238/ 1259859-名家观点/推动生产力4.0-进军国际舞台
2. 共创-建构台湾产业竞争力的新模式, 刘仁杰等着,  远流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5/09
3. 2008, 磨合共创型协力网络的实践与理论: 台湾自行车A-Team的个案研究, 刘仁杰 & Brookfield, J., 出处:共创:建构台湾产业竞争力的新模式(刘仁杰编), pp. 17-52.
文章来源:http://iknow.stpi.narl.org.tw/post/Read.aspx?PostID=11690

One comment

  1. 省略表示:

    在充分发展机器人相关技术(包含IoT)、数据分析..等先端技术的产业风潮,大部分的业者甚至政府人员,都忽略了来自于人的智慧-整合的力量,就像刘教授的磨合共创论点,如果没被重视,工业4.0到底还是成为台湾普遍中小企业的盲点与焦虑。

发佈留言

发佈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必填栏位标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