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陈向荣副总裁

刘仁杰

2018年11月8日晚间,在大坂市立大学出差中接到工作伙伴巫茂炽特助通知,陈向荣副总裁因心肌埂塞遽逝于上海,震惊不已。

现任杭州友佳精密机械公司董事长、友嘉集团副总裁,综理集团中国大陆与日本事业的向荣兄,就如同他鞠躬尽瘁的人生,在公务岗位上离去。我个人与他相知四分之一个世纪,他不仅处事细腻而低调,更堪称是熟知两岸暨日本事务的第一人。他长期辅佐朱志洋总裁打造友嘉集团盛世,以专业与敬业留下风范,令人无比的怀念。

犹记得与向荣兄初次见面是在台北世界贸易中心的33楼餐厅。朱志洋总裁宴请我的日籍指导老师宗像正幸教授,我与他一同作陪。

在那90年代初期,友嘉实业的工具机事业才刚刚开始在台湾崛起,50岁的向荣兄,正受命奔波于珠江三角洲,摸索大陆的事业发展与商务处理;他一口流俐的日文、得体的举止,让刚回国服务的我,景仰有加。他从早年的日本专家,到后来熟悉大陆事务,那段鲜为人知的珠江歷练,应该是关键。

25年来他热爱学习,在日本拥有许多产业界与学术界友人。我的观察发现,产业友人对他个人都非常信任,被认为是朱总裁进军日本的绝配,几乎所向披靡,让友嘉集团因此备受尊敬。他对学术界的支持也不遗余力。除了我个人受惠,让友嘉集团与六和机械并列为最广被引用的日台联盟研究案例,东京大学造物教育研究中心也对他与朱总裁做过专访,留下了宝贵的访谈纪录。2010年他应邀在日本工业经营研究学会国际大会专题演讲,题目就是「台日合作与中国市场策略」,并获颁象徵最高荣誉的工业经营学会赏(附件),表彰他对台日企业间合作实务的卓越贡献,当属名至实归。

图片 1

我们的见面,海外多于国内。特别是2010年以后,我的日本产业研究工作,结合他的日本合资事业发展,我们在日本的见面逐渐超过大陆。东京、大坂、堺市、轻井泽、金泽等地都曾留过见面情景,时而轻松畅谈日本人文经验,时而认真探讨台湾产业发展课题。

我们具有相同的工作狂个性,见面大都也只是一顿饭的时间,印象中比较长时间的相处只有两次。一次是2011年底,我们一起入宿轻井泽的温泉旅馆,聆听他对友嘉集团人才培育与合资据点负责人的忧虑。因缘际会,后来促成了吴团焜从福冈回台转任和井田友嘉总经理的美事。和井田制作所前任与现任社长都很感谢我介绍了我回东海的首期优秀学生,但他们不知道,陈副总裁的惜才与推荐才是关键。

另一次却是今年7月18日。他前一晚从日本回到上海,专程转机到郑州。早上他让司机来接我,之后就一直在旅馆的贵宾楼层聊天。我们从来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无所不谈,谈我积极推动的精实客制化专案、两岸与日本工具机销售新情势,以及他经手的新项目、友嘉集团未来…等。下午一起吃知名的河南烩面、在星巴克喝咖啡,然后一起前往友嘉集团的郑州新基地,进行了非常完整的视察(照片),直到下午4点一起到机场,道别后他飞杭州、我回台湾。

不到一週的7月24日,他又专程到张荣发基金会国际会议中心聆听我的演讲,并与他推荐到本所就读的日籍研究生一宫美幸见面。会后他担心我会迷路,特别步行送我到下一个行程宁波东路。虽然只有十五分钟,他一路开心地说小时候在这一带的玩耍,提到中正纪念堂以前是陆军司令部。回想那天他的出现像是温暖的太阳,还包括第一次听到的儿时记忆,更像是向我道别。

(2018年11月11日写于大坂飞桃园班机)

图片

2018年7月18日视察友嘉集团郑州新基地 (右为陈副总裁、中为作者)

发表迴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必要栏位标记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