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9

【2018年7月15日】台湾工作机械情报

2018年台湾工具机产业现况与展望 2018年台湾工作机械産业の现状と展望

国际现物料価格は势いよく强まっている。産业闲散期を招いている原因が続くことでスマート型携帯の需要不振、勤务日数减少のために4月の输出、海外贩売注文额と工业生産値はともに先月より差が出てきた。そこで影响がある制造业メーカーは、当月景気を见守る方向に転换した。表―台湾工作机械産业の暦年输出価格数値。

台湾工作机械情报2018年7月

【2019年1月15日】台湾工作机械情报

凯柏精机、中台に多様化机种を配置 

蔡清哲氏:「IIoTに加入し更なる産业価値を生み出す」

同时期、中台両岸のベストなロケーションに生産资源が建设された。台湾同业者とは异なるプロジェクトだ。蔡清哲氏は、この工作机械の最大消费市场を手放してはいけないと考えている。また台湾を考虑することは企业にとってなにより外せない。台湾は企业の根本だからだ。ゆえに创业后すぐ台中とシャンハイを选んで工场を建てた。彼らは品质に対してこだわりを持っており、顾客の需要を诊断、制品开発过程、纳品から使用段阶の各一环すべてにイノベーション技术、过程の改善と顾客の思いを取り入れている;しいては顾客の需要、使用者の自信向上をしっかりと満足させるべく、最高に信頼できるベストサポーターとなれるようにしている。

台湾工作机械情报2019年1月

【2018年10月15日】台湾工作机械情报

2018年台湾工作机械上半期生産の振り返りと年度の倾向

国际予测机构国际通货基金(IMF)とエコノミストなどの国际予测机构が発表した更新数値の観察によれば、「世界経済は依然强まってきているが、主な経済国家の回復力は定かではない。米国経済は拡张し続けているが、ユーロ圏、日本や中国の成长は非常に缓い。」IMFは同时に、贸易戦は今年世界の経済成长に大きな破壊力をもたらす可能性があるとも警告している。

台湾工作机械情报2018年10月

【2019-04-29 商业週刊】被老臣骂「发神经」也要做!为何这家台商敢做Nike也做不到的事?

文/吴静芳(文章来源:摘自商业週刊)

Nike都做不到的事,台厂做得到?2018年底,Nike关闭的墨西哥工厂,制鞋自动化实验宣告失败,震惊业界。但这家台厂,却靠着与台湾中部一群教授的合作,导入精实生产与机械手臂,让生产效率增加24%,让传统高度仰赖人力的制鞋产业,往自动化再迈一步。

「我号称从海拔三、四千,溪谷、乡村、城市、野外到海洋,要穿的鞋我都有做!」钰齐董事长林文智眼前洋洋洒洒20几只休闲鞋、登山鞋、自行车鞋到重机鞋,只是冰山一角。

「抓地力要强、里面不能湿……」上一秒林文智正在讲钓鱼鞋,下一刻,他又开始介绍繁复的重机鞋,零配件高达五、六百片,是一般运动鞋的好几倍。

林文智和台湾制鞋老大哥宝成、丰泰走的路完全不同。他的鞋做工复杂,出口单价更是行业平均的近十倍。他的客户既多且杂、产品少量多样,「Nike一笔订单10万双,我的订单是800双、1000双。」一张60双的订单,他也敢接。

钰齐专营门槛、附加价值皆高的户外多功能鞋。六年来,营收增加了七成,但是人力仅增加三成。鞋业极度倚重人工,人力成本高达二至三成,林文智增加人均营收贡献的祕密,就在导入自动化。

Nike都失败的事

鞋业自动化难度极高,有个惨痛教训近在眼前。

2017年,美国运动用品龙头Nike与电子代工大厂伟创力(Flex)合作,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开设自动化工厂。去年底,两间企业改革制鞋产业链的雄心破碎,宣告失败关厂。业界有句话:「制衣差寸,制鞋差分」,用来形容制鞋的高难度与精度要求。林文智分析,和刚硬的电子材料不同,鞋材多是柔韧的复合材料,机器手臂一抓就变形,电子代工厂的经验很难直接应用于制鞋。

从过往带领钰齐从精实生产到工业自动化的过程中,林文智学到的最关键经验就是:自动化需要耐心。

磨机器,磨一年还不能量产

钰齐在三个产区新购入的自动化鞋机,磨了一年还没投入量产。「买一套(机器),就幻想可以翘脚喝咖啡等东西出来,天底下没有这么容易的事。」

他埋头苦干,却也不闭门造车,老是问底下的人:「你那还有没有钱?公司可不可以继续投入(产学合作)?」

他曾经亲自带着逢甲大学以及云科大20来个教授,参观钰齐中国厂区研究如何改进产线自动化。

云林科技大学电机工程系教授吴先晃和钰齐合作迈入第三年。「林董从来不躁进,且他对技术很open(开放)。」林文智不要求研究成果的专属授权。自己进步,就不怕别人学。

磨机器外,更需要磨的是人。

磨人,强迫主管学习新知

20年前,他就有意往自动化佈局,老臣呛他「发神经」。

「人没有这个经验知识,就会否决,」林文智特地请东海大学工业工程与经营资讯学系教授刘仁杰,花了三年时间给经营团队上课。直到现在,一有新平台上线,林文智也强迫主管学习。

林文智会如此坚持,是因为钰齐面对的挑战——缺工,必须依赖自动化方能解决。「精实生产减下来剩80个人,再加上机械手臂剩下30个人,」他举例苦笑道,「然后还是找不到人!」

制鞋倚靠人力,磨耗也重。车工45岁视力会开始下滑;喷胶工长期抓握一公斤多重的楦头,两年下来,手腕几乎就得报废。多功能鞋工序繁杂,户外运动商机飙升,钰齐有比同业更巨大人力需求压力,而中国的人口红利却已经看到尽头。

人工与自动化如何相辅相成?

从接客户设计稿到出货,在钰齐生产线上,几乎看不到传统鞋业上千女工孜孜矻矻的画面了。订单扫描后自动辨识归档、设计稿从云端发来交由制版师电脑模拟打版、数据传送到裁断机自动裁切、车工车缝好后往下送给机器手臂成形喷胶、纸箱QRcode扫描后集运出货……

这是不是代表,离鞋业全自动化已经不远了?

「有些传统不能丢掉。例如训练针车手。有的人工车还是比电脑快,」林文智反而觉得,制鞋的传统工艺必须与自动化并行,相辅相成找到最佳的合作模式。「人工智慧会成功,但不会跳跃式。因为实际操作的还是人呀。」

商周连结:商业週刊